我觉得杨永信做法虽然偏激且非法,但确实帮助了一些家庭?


作为坚决反对杨永信的一份子,看到你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承认有一点儿愤怒,不过马上就被无奈取代了。这些家庭之所以能把孩子送到杨永信的手里,就已经证明他们的思想观念出现了问题,如果没有杨永信,以后的生活里这些家长对孩子们的不理性干预也不会少。至于网瘾这种东西,可以说是一个时代和社会的产物,我理想的状态是普及一下家长学校,让这些家长先恢复理智,全面认识到孩子问题的根源,不要盯住网瘾不放,要看到孩子的生活环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