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乐死的合法性?


“对我来说,吸毒只是损害我自己的健康,我没伤害其他人,这理应是我的自由。”从人类个体来说,这个观点没错,很多人都曾这么认为着。鸦片战争前夕,无数百姓都这么认为着。农田军队官府茶馆戏台妓院,无一不是吸毒消遣的人们。后来国家沦落到什么田地,大家也都知道了。才不到200年,有些人就忘在脑后了。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