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看埃德蒙·柏克?


伟大的保守主义者,英格兰自由传统最坚强的堡垒。大革命时代欧洲最冷静的伟大头脑。在法国大革命的思想流毒四散人民趋之若鹜激进思潮入侵英国时,他宁愿退出选举,以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巨大道德勇气舌战群儒,为伟大的英国政制传统辩护。他批“平等”,批”自由“,批”人权“,批”民主“,其实不如说,他一眼洞穿了卢梭和雅各宾派的本质,他批的是理性狂妄导致的无知和暴戾,以及包裹在外面的空洞的名词儿。他为英国
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